当前位置:hpzn.cn科技人工智能热在国内大幅退烧 迅速遭抛弃?
人工智能热在国内大幅退烧 迅速遭抛弃?
2022-06-09

中国火热的人工智慧(AI)产业正陷入遭投资人抛弃、尖端技术无法突破、难以带来回报的恐慌,与去年创投业纷纷提高AI新创公司估值、中国科技大咖在财报会议上讨论发展AI的炒作情况相比,明显反转,投资跟着急速冷却。在偏远乡村地区,中国数据标签工厂则雨后春笋般涌现,靠着廉价劳动力标记,如汽车、红绿灯、面包等影像,协助北京推动成为"世界第一"的中国梦。

英国《金融时报》报导,中国今年AI投资热情急速冷却,和去年争相投资情况大相迳庭。北京去年公布AI产业迄2030年将领先世界的计画,随后中国创投业资金大举挹注;据顾问机构ABI Research统计,中国民间资金去年对AI的投资金额高达50亿美元,超越美国;现在这股投资热潮大幅退烧,中国今年上半年AI投资降至16亿美元,还不到美国的3分之1。

中国国务院去年7月公布"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的通知",目标迄2025年中国AI核心产业规模达4,000亿人民币,带动相关产业规模达5兆人民币;迄2030年中国要占据全球AI制高点,核心产业规模达1兆人民币、带动相关产业规模达10兆人民币。

缺强大运算能力 AI投资回收时间长

目前发展高端AI技术的转折障碍在于,驱动演算法和机器学习的强大运算能力短缺。ABI分析师连介诉(音译,Lian Jye Su)表示,AI一般性用途的问题现都已被解决,相较于如银行、营建或采矿等行业特定演算法,开发一般用途的聊天机器人远较容易;在这些行业里,你必须取得该行业的专业知识。

连介诉指出,中国AI领域面临的挑战在于,各行业需要和科技公司合作研发特定的AI技术,但科技公司还需要提高处理能力,新创公司应该更脚踏实地。但即使实现了这些,行业发展也将变慢,投资回报降低,收回投资的时间变长。

对投资人来说,AI发展面临科技新创业许多类似问题:估值过高、过度投资、却无法把技术商用和转化为现金。在中国科技业相当活跃的启明创投合伙经理人梁颖宇表示,AI产业有点过度投资,许多AI公司无法提高现金化、或对本身的技术能力过度承诺。

数据世界建筑工廉价劳力註记标签

中国新一代低薪工人正为未来AI世界奠定基础。在河南郏县、河北南宫市等规模较小、成本较低的城市,AI新创公司经营的数据标签工厂不断涌现,大量廉价劳动力为中国海量的图像和监控影像註记标签。如专家所言,这些公司犹如把原始数据提炼为AI动力燃料的"炼油厂"。

河南郏县一家数据标签工厂的联合创始人伊亚科说,我们是数据世界里的建筑工人,我们的工作就是叠砖头,一块一块地叠,如同10年前工厂流水线上的工人,"但是我们在AI中扮演重要角色,没有我们,他们无法兴建摩天大楼"。

北京AI公司Ainnovation为一家中国烘培连锁店提供的自动结帐系统就靠这些标记员协助校准。消费者可将糕点经由扫描后,在无收银员下自动付费,但该系统有3分之1情况无法分辨玛芬蛋糕、甜甜圈或叉烧包,因为商店照明和人体运动让图像变得更复杂。Ainnovation专案经理梁睿表示,标记员看着商店内部照片的註记工作,让系统准确度高达99%,"所有AI都建立在人力之上"。

瑞银(UBS)分析师报告指出,简单的事实是,中国多数AI大咖目前使用美国平台和软体工具,例如TensorFlow,犹如中国智慧手机APP(应用程式)基于苹果 iOS或谷歌(Google)Android的作业系统。

天使投资者"真格基金"执行长方爱之指出,中国目前没有看到太多有创新力的新AI新创公司,对机器学习和其他AI投资的高点约在2012至2015年间。创新工场创办人李开复说,一家AI新创公司若有5名从百度或谷歌挖来的工程师,9个月前可能该公司估值可到1.1亿美元,现在是6,000万到8,000万美元,可能很快就会跌到5,000万美元以下。

你经常买到高价低配的手机?其实多看看 无忧岛资讯 的百家号,就不会被别人给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