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hpzn.cn科技单车第一镇似鬼城 见证共享经济衰落
单车第一镇似鬼城 见证共享经济衰落
2022-06-09

共享经济中最为典型的是共享单车,不过从2015年共享单车慢慢兴起,到了2019年,已有几十家共享单车倒闭。“自行车第一镇”天津王庆坨镇萧条的场景和关闭的工厂,从侧面反映了共享经济的衰落。

王庆坨镇随处摆放着生锈了的五颜六色的自行车,有黄色的ofo,橙色的摩拜,以及蓝色的小蓝单车(Bluegogo)。

ofo小黄车或气数已尽

王庆坨镇里的上海凤凰自行车厂员工高云天表示,共享单车业在短短3年间兴起,于2017年的全盛时期,该自行车厂的日产量达一万量,而大多数为共享单车巨企ofo小黄车的订单。不过,到2017年尾,ofo小黄车的资金周转开始出现问题,给单车厂的付款越来越少,后来甚至要求赊账。自此,该单车厂再没接ofo小黄车的订单。

在一家自行车厂任职于销售部门管理层的樊端是2014年搬到王庆坨来的,他所在的雷格萨斯自行车厂从2016年初开始为ofo生产自行车。但ofo小黄车后来提出更多的要求,“要赊账我们就没有再做了。”樊端说。

而目前,ofo小黄车面临上千万用户集体退押金,而且创始人戴威被列为了失信人,被限制坐飞机和高铁,欠上海凤凰自行车厂逾4,700万元人民币。

王庆坨镇看起来像鬼城

2017年,王庆坨镇单车出现产量过剩问题。一些初创企业已无力为它们的订单付款。大陆第三大共享单车公司小蓝单车在2017年11月宣布破产。

据从事自行车烤漆生意的叶荣清说,王庆坨的许多工厂被迫以大打折扣的价格出售自行车,这就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

自行车供应商试图出售没人要的自行车订货,不过,由于自行车通常是按某个公司的设计专门制造,所以买家有限。“一句话:把自行车厂家给害惨了。”艾媒咨询首席分析师张毅说。

王庆坨的一些地方如今看起来像鬼城。许多单车工厂的大门紧锁,门上曾经展示工厂名字和经营范围的标志已被取了下来。在从前许多自行车工厂经营过商店的那条街上,店面都是空的。而在镇上的一块空地中,上百架生銹的五颜六色单车更排在地上。

王庆坨镇在兴盛的时候,一零配件厂的老板杨德胜(化名)曾对《国际金融报》表示:“王庆坨镇被誉为共享单车第一镇,到处都是零配件生产厂,包括铝厂、辐条厂、车架厂,还有泥板和车把配件厂等。这些工厂相互合作,彼此依存,形成了一个闭环的自行车制造业生态圈。任何一个配件,在王庆坨镇都能找到。”

如今的王庆坨镇有的只是关门的工厂、正在离开的工人、以及多余的自行车。

共享模式无异于“经济白痴”

外界质疑共享经济到底是共享,还是吸金的庞氏骗局。

北京大学教授杰弗里‧汤森(Jeffrey Towson)表示,摩拜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无异于“经济白痴”。“每辆车买来250欧元,每天必须使用5次,才能在一年里拿回本金。而摩拜单车的顾客平均四天才借一次车。每小时12欧分的价格太便宜。”此外,摩拜单车还面临来自其它公司的激烈竞争。

在人口红利渐失的今天,国内制造业还是停留在一种廉价、落后产能、低端血汗工厂的印象,它的竞争优势如果还是依靠较低成本的劳动力资源与落后产能去迎合低利润规模化的需求,即便不被互联网模式拖垮,也很难有好的未来。

对于王庆坨来说,最辉煌的时刻已经过去了,在当下大环境整体遇冷的情况下,努力找到新的增长点,或许比什么都重要。

想买3C数码产品怎么办?赶紧在百度搜索 无忧岛资讯 百家号,各种精品数码产品等你发现~